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真杏三十题】

+想到啥就写点啥的练笔
+许久不写东西了来练练,长短不一
+高二狗的不定期更新√脑洞无限大只可惜未必有时间写,当然欢迎点梗√
+全程mako出场概率不是一般的少,OOC归我(高二狗写完作业背个书就十二点多的日常)
+论打完才发现是情人节的我orz
+一气呵成不要纠结情节就好ww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1·他在身边
        杏攥了攥自己周围被自己踢得滑落了一点的被子,试图让自己安然入睡却发觉自己根本做不到。

        辗转反侧之中,杏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床边的窗台。外面星光暗藏的黑夜将本该灯火通明的街道笼罩,连一丝微弱的灯光都被外面的黑夜吞噬殆尽,只剩下厚重的阴影打落在窗边。床头灯微弱的灯光勾勒着书桌上一片模糊的轮廓,给予了这片寂静的空间唯一的亮光。

        杏的视线只在窗台停留了片刻,轻叹一声便把视线移向自己身后那扇轻巧的木门。但是木门背后,依旧是如同黑夜一般的寂静。

        果然没有这么快回来。杏在自己心底劝着自己早点睡,但在闭上眼睛的下一刻总是会忍不住听着有没有木门推开的声音。

       “我还是去喝杯水吧......”杏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走向不远处的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强劲的冷风透过厨房打开的缝隙渗透进来,惹得杏的身体忍不住抖了起来。

        怕冷的杏几乎条件反射的放下了水杯,回到房间随手在凳子上拿起一件衣服就钻回了被窝。

        杏正习惯性地把衣服放在自己身边塞着被子和自己之间的缝隙时,突然看向了自己手中正拿着的衣服。

        阴差阳错的,她拿上的是自己早上放在椅子上的那件毛衣,她还打算让真晚上去录广播的时候穿上的。

       “不......不会吧。”杏呆滞地看着自己手中毛衣的一角。“真君,衣服够厚嘛?外面这么大风什么的......”

        杏把真的毛衣又一次凑近自己的心口,侧过身子转向了房间大门,心底不停地想着真会不会在半路回不来了诸如此类的事情。

      “但是,这件衣服上......”杏把衣服凑上前深吸一口气,清淡的花香味传入鼻尖,突然让杏飘忽不定的心找到了一个落脚点。
   
       是独属于他的味道。

       心底似乎因为这件小小的毛衣而平息下来,抵挡不住困意的杏意识开始渐渐模糊。

        没关系,他在身边。杏如此劝说着自己,模模糊糊之间似乎听到了木门轻声推开的声音。

        紧接着,眼镜被放下的轻微声响和细微的脚步声,连带着床垫另一头被压住的感觉和被子被掀开时短暂侵略的冷风,无不想让杏想在此时此刻睁开眼睛,但意识却不由自主的逐渐下沉。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杏的腰间传来了另一只手臂环绕的力度,熟悉的轻柔话语在耳畔萦绕,使她的意识彻底消散。

        “明天一醒来就可以看见我在你身边了,晚安。”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