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真杏】Hello,Goodbye

前言:
        一个许久不写当练笔的小脑洞,亲妈当久了脑子一抽想出来的普通毕业梗就想着许久不练习拿来练练虐笔,不打es很久了所以活动剧情记不太清了私设如山√而且脑子一抽还会改文啥的看着都不像一篇orz借鉴了下网易云音乐里rebelion star的歌词发现某些地方迷之的虐点(????)
 
       真的性格一直有点苦手所以一直狂在适应ing所以会有ooc√
 
       没问题的话,欢迎来食用也祝您食用愉快w








   Yesterday

         暖黄的灯光下,娟秀的笔记一点点落下,化成优美的词藻印刻于贴满了照片和胶带、附带着些许粗糙画技的手账本上。室外滴滴答答的雨声在落笔人耳边萦绕着,习习凉风从缝隙中一丝丝吹过。伴随着笔尖落下的窸窣声回响于室内,似乎于落笔人轻柔的呼吸声融于一体。

        当暖光下被拖长的手影郑重的写下最后一行字,随即停下的一瞬,上方轻柔的呼吸声一下子变得鲜明起来,杏看向自己刚刚写完的手账本,嘴角不禁扯出一抹复杂的微笑。

       “这一天还是到了。”杏轻声的自言自语道,习惯性的仰头望向窗外发呆,像是要从层层乌云中看到些什么,连何时进入梦乡也毫无察觉。凉风透过缝隙吹过,清扫着少女臂弯下轻薄的纸张和那行墨水未干透的字迹。

       “作为梦之咲的制作人毕业的日子,就在明天了。

        作为制作人和大家相遇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时光,只可惜我并不打算作为制作人继续下去。

     来到梦之咲的自己原以为自己会一直作为大家的制作人走下去,但现在仔细想想,自己只是想过着普通的生活罢了。所以请原谅我没办法陪伴到最后。

        如此一来,不是制作人的我就更没有资格站在闪耀着灿烂光芒的他的身边吧......

        一直以来都被大家温柔以待,贴心照顾着,心里有着太多太多的回忆,真的感激不尽。

       但我也只能带着感激和遗憾与大家轻声道别。

        希望还能对他说句重逢的你好还有再见,但自知没有那个日子了

Graduation

        直到被叫到名字上台拿毕业证书的前一刻,杏都一直处在懵懵懂懂的状态,还是被身旁的北斗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看着平时严厉待人的门老师惋惜和祝福的目光和紧握在手心的毕业证书,回头再看一眼台下用着或是鼓励或是尊敬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人们,杏才有一种毕业了的真实感,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感觉到自己失礼了的杏匆匆下台回到班上,TrickStar的三人一如既往的围在杏的身边,眼中无一不带着些许关切的目光。

       “小杏是不舒服吗,我给你看很多很多闪闪发光的东西吧。阿北借我一块钱硬币吧,这是为了小杏哦所以你就借我一下吧。”明星往杏的身上凑过去,随后带着恳求的目光看向身旁面无表情的北斗。

       “适可而止吧明星,会引起骚动的。”北斗扯下了黏在自己身上的明星,“而且我也没有硬币。小杏,不舒服的话要吃金平糖吗?奶奶说过不舒服的话吃金平糖会让人心情好一点不会那么难受。”

       “是、是啊!小杏不舒服的话要说哦。”游木微微抬起手往杏的方向探去,却又悄悄的把手放下捏紧了衣角。

        杏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偏头看着游木依旧红着脸,努力让自己放松后专注于倾听的侧脸,心底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坏念头又一次如同浪潮般朝她袭来。

        要和眼前这个人、这双眼睛、这双手、这份温暖从心底诀别了。

        我,终究没有勇气告诉你。

Goodbye

     
        淅淅沥沥的雨声在外面肆意地回响着,天空被层层乌云披上一层黑色的乌纱。落叶随着狂风飘向远方,清晰可见的雨滴化作水帘的,拍打着礼堂外被踩踏过无数遍的空地。

       “吱呀”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打破了礼堂的寂静,扑鼻而来的木香味让杏停下了匆匆赶来的脚步。稍稍站定让自己喘了几口气,杏抬眼看向了面前无比熟悉的舞台。

        第一次认识到偶像魅力的舞台,第一次感到热血沸腾的舞台,第一次感受到作为制作人肩头重任的舞台......

        还有,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光辉的舞台。

        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杏一步一步踏进了舞台前,熟悉的旋律通过一个清澈的嗓音回响在礼堂里。

      “Go way! ここから始まる
 
        可能性というヒカリで

        未来かなでてゆく Rebellion Star。 ”

        轻声哼唱的柔和慢奏被不断放缓,本来清澈的嗓音也渐渐的变得沙哑,寂静正要重新覆盖在礼堂的下一刻,另一个动听的声音重新接上了渐渐消失的旋律。

       “行け! 誰より遠くへ

        希望響くその先へ

        一人じゃない だから光る Trickstar”

        杏转过身看向身后,一瞬间心底,因为回忆而不断涌起的复杂情感喷涌而出,不禁低下头悄悄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以掩饰自己此时此刻的慌乱。

       “啊!抱、抱歉打扰你了吗?”游木挠了挠头看着眼前低下头的少女,脸上突然升起的温度让他也不禁低下头。

       “没......没有的事。”杏摆了摆手,“只是很怀念在这里和大家遇见的时光和那个时候的自己呢。”

       “是吗?原来杏和我是一样的想法吗?总觉得找到了同伴很开心呢。”游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随即腼腆的笑了笑,快步跑到了杏身边。

      “我总是忘不了在这里给杏表演的那一天。”游木镜片后那双碧绿色眼眸中泛着一丝怀念,“即使后来我们推翻了学生会和学校的传统制度成功革命了,我也还是觉得这场live最棒了。”

       “我也是。”杏的语气不自觉地带着一丝怀念和伤感。“因为过去太重要了,总想着和过去的自己郑重的告别,才算圆满。”

       “现在的我是一个崭新的我,一个稍微成熟了一点的人,也不再是半吊子制作人当然......”杏垂下了眼睑遮住了蓝色眼眸下满溢而出的伤感,“也不再是制作人了。”

      “所以和过去告别的那一天,已经到了。”

        杏忽然抬起头,决绝坚定的目光透过清澈的蓝色眼眸直直的对上了游木镜片后温和的绿色眼眸。游木愣了一下,忽然噗的笑出声来,看着眼前流露出认真神色的杏。

       “我还没有认识这个新的杏呢,该好好的打个招呼啊。”游木笑了笑。“那么,杏也帮我实现一下我的愿望,和过去的我告个别,如何?”

        杏直直地注视着那双能够看到自己身影的绿色眼眸,带着复杂情绪的蓝色眼眸一瞬间被平静抚平了风浪。

       “好啊。”杏缓缓说道,向游木伸出了手,努力露出了和初见时一样温和的笑容。

       “你好啊。我叫杏,一个不同于过去的全新自己。”

        本以为自己能够镇定下来的杏,却还是在最后一刻无法抑制自己颤抖的声音和努力隐忍最终落下眼泪。

      但杏依旧用颤抖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达着自己最后的愿望,也是游木希望听到的话语。

       “再见了,游木君。”

        游木一瞬间慌了,他抬起手想要抹去杏脸上的眼泪,但最终还是把手垂下了。

        他知道,他再也不能以任何身份,再为杏抹去她的眼泪了。

       他们是说了“你好”的陌路人,也是说了“再见”的过路人。

END







后记

        其实,可能很多人会非常好奇我为什么用英语起标题,只是觉得英语看起来比较有格调一点ww

        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想到这个毕业梗?是因为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总是会想起初三的时候那个毕业典礼,于是乎就对此有感而发。至于为什么是个虐梗我也不知道,脑袋第一反应就想起了这个梗orz

        而且今天刚刚晚修结束草草写完这篇文广州就下了一场特大的暴雨,让我真的是清清楚楚的体验了一回杏冒着大雨跑到礼堂时候那样一个很焦急的心情ww直到我把这篇文从本子上转移到手机上的时候,这场雨才算真真正正的下完了也是不容易(为此心疼我那已经湿掉了了的本子三秒钟。)

        原本以为只是很简单的转化工作,结果也不知不觉之中,就干了两个多小时而且自己还打着打着莫名其妙的加了一些原文没有的东西也是服了自己这个自己给自己加工作量的节奏。

        啊感觉再聊下去自己的话唠属性就会开到一个无天无际的地步所以感觉就这么打中是一件好事情而且我也该去睡觉了ww不求有多少小红心小蓝手,但求有一个很贴心的太太帮忙点评一下,或者有一位小透明给我发条小评论我就很开心了ww当然毕竟许久不练习了自己有没有退步我也不太清楚对此也感到了一丝恐慌

        嗯感觉就说这么多吧好困啊沾床就睡orz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