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真杏】渐进

+全篇杏视角,第一人称处于小白状态会出现ooc
+并不是糖
+超短篇意识流
+有私设,ooc属于我
+数学不太好还敢来作死系列











01
        每一次像这样走在他身旁的时候,总会数着自己心跳的节拍。

        每一下都跳得如此剧烈,但又如同沉重的陨石撞击着本就脆弱的心房。

        别人的小说里总是把暗恋写得美好却又苦涩,可在我的心里却只剩下如同咖啡一般深不见底的苦涩。

        喜欢,两个简单的音节,对于我和他来讲,就像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再怎么努力也无法传递到对岸。

        今天的阳光仍旧挥洒着独属于它的温暖,拖长着我和他缓慢前行的身影,倾洒在满地昏黄的树叶上,却又被一阵微风轻轻吹起。我和他今天也一路相对无言,他默默往前走着,我静静地低头看起树叶。本来短暂的路程突然变得无比漫长。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从最近刚生上三年生开始的,也许是从那场暑假补习开始的,甚至更早,早到连我自己也无法探查的境界。

        最开始还会熟络地一起聊天,彼此会因为对方和自己共同点惊叹不已,渐渐地变成断断续续地聊着,甚至到最后两个人都选择沉默。

       “那个,我到家了。”我的视线中出现了家门口前熟悉的红色地毯,侧过脸平静地开口说道,心底却因为莫名的期待又一次开始剧烈地跳动。

       “嗯。明天见。”站在我身旁的他同样平淡的回应道,侧头朝我挥了挥手,便把手重新插回口袋里,金黄色的发丝随着校服的缩小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

        心底习以为常的痛处和麻痹又一次升起,我机械地拧开钥匙进了家门,下意识地走进自己房间,倒在自己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苦涩的暗恋,苦涩的心,无法传递的心情不断地搅乱着我,但是剪不断,理还乱。

        意识到不可以这样颓废下去的我,强行把自己从柔软的大床上拖了起来,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便坐在书桌上,开始写着今天的数学作业。

        看着作业本上那张印刷清晰的双曲线和渐近线,本来还在复习定义的我脑袋里突然蹦出一个奇妙的想法。

        我和他的人生,会不会就像一条渐近线和双曲线的某一支,在无限的渐进和无无限的平行之后,因为一个拐点而背道而驰?

        不知为何,我对这个神奇的想法坚信不疑。

02

        今天上数学课的时候稍微走了下神,满脑子都是昨天那个神奇的想法,手里不禁把玩起一片折得并不算好看的枫叶书签。

        还记得送书签的那一天是晚秋一个刮着风的日子,我转来这间学校也已三个多月,也在不知不觉间迎来自己的十六岁生日。

        本已做好了一个人度过生日的准备,却在成堆的策划案中发现了一个包装简便的信封,规整的字迹清楚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放学后拆开一看,一封字迹同样规整舒服的信连着一片并不算得上好看的红色折纸枫叶一同被拿了出来。

        心头最柔软的地方一瞬间被撞开一个小口,涓涓细流一点一点地充盈着自己本来空空如也的心。我认真地看了眼信的落款签名。

       “游木真。诶?游木君折得嘛?”

        脑海中浮现出他坐在书桌前,碧绿色的眼眸隔着蓝色镜框注视着手里的纸,一次又一次地把纸翻着、研究折法的身影,心底的某一个角落突然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也许,就是那个瞬间开始吧,这份苦涩无果的暗恋,深陷泥沼却自甘堕落的喜欢。

        这之后,我便开始期待起每天和他一起放学的时光、和他一起聊天的时光甚至是待在他身旁的时光。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傻乎乎的自己,才会在那天演唱会成功的庆功宴上喝啤酒喝得酩酊大醉,冲动之下把一切都坦白了吧。

        看着手里那片被自己压过无数本书的枫叶书签,心底所有复杂的感情那一瞬只能化作苦笑。

        他终究是属于大家的,而不可能只独属于我。如同我是大家身边必须成熟稳重的制作人,而不是在他身边温柔活泼的杏同学。

        而我,也因此付出了代价。

        我原以为我们的人生最不济也就是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却能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

        可后来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早已像双曲线和渐近线一样,正在走向逐渐远离的道路,再也不可能有相交或者平行的时候了。

03

        后来,我们在那个蝉声随处可听的炎热夏天,迎来了我们的毕业。

        我后来没有再去进行制作人的工作,而是靠着自己在梦之咲学院学到的知识开始在一间传媒公司做起了文案策划。

        虽然现在自己拿着一笔不错的收支,开始有了自己的顾客团体,但在空暇时候总是会拿起那片枫叶书签发呆。

        游木君在那之后和TrickStar的各位作为组合出道,自己也开始了广播生放送和电视剧的参演。空闲时候看着他出演的电视剧,心底那一块柔软的地方总是会隐隐作痛,久而久之自己也已经麻痹了。

       我总是会问,如果那一天我没有喝醉,没和他坦白一切,会不会我们还能用橡皮擦掉原本被画好的图像,重新开始呢?

        但每一次都会被自己摇头否定,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双曲线的命运,就是不断地和一条渐近线无限平行,渐行渐远,直到到达定点之后背道而驰。

                                                             END






———————————————————————

        几天不见,又开一篇脑洞了系列√

        这篇脑洞是前几天学双曲线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关于暗恋的人渐行渐远的故事。

        可是特别胃疼的是,数学老师搞事情!真的!

        本来脑洞开得好好的正在构思,数学老师看我们一脸懵逼。

       “来我给你们举个例子你们就懂了,隔壁班听完就懂了。”

        一开始不以为然只因为坐在第二排容易被盯,就抬起头听了一下。

       “就好像某个人她有一个男神,但是她和男神只可以平行,不可以相交。”

        卧槽和我脑洞的前半八九不离十!一瞬间脑袋里只有“老李搞事情!”一个念头。

        不过托这篇脑洞的福,我的双曲线学的还可以。【打死学习家(滑稽)】可谓进入了疯魔状态。在路上想到脑洞总是会激动地喊一句“诶呦我去爸爸真是天才!”然后被身边人吐槽“这人学数学学疯了。”

        于是乎,虽然卡了一下开头还是趁十点多写完作业来码一篇结果不知不觉的打了快两个小时的字Σ(°Д°;被自己的打字速度醉了。

        至于那个书签,是因为同学生日想要送这个自己再写一篇相当于回想录的东西给她。因为还记得第一次认识她就是在十月份的深秋所以就想到了手工做个这玩意给她当书签√顺带因此编入脑洞结果自以为效果还好(???)

       最近因为在忙着一堆高二的事情,频率万分不定时基本上每次更文除了周末(除非懒癌不发作啥的)都是凌晨出动发文之类的所以有时候凌晨还可以捕捉到活的我(别把我抓死了∑)。

        因为梦想就是这个所以不打算放弃,今后也请多指教!(完了后知后觉的感想大于正篇?∑)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