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真杏】好想告诉你

+毕业几年+未交往状态√

+稍微掺了一点点玻璃渣(?)

+OOC有√





       “今天的雪下得好大。”小杏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完全被黑色浸染的天空和偶尔划破夜空的片片雪花,禁不住担忧起来。”游木君在这种天气回家没关系吗......“

        话音刚落,小杏便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要强行掐断自己不断延伸的思绪。“不对不对,怎么又开始了。”

        明明不该想的......小杏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告诫着自己。

        从她选择不做任何组合的专属制作人,而是去一家大型经纪公司决定继续修行的时候,就注定了她不能再对他有那种不该有的心情了。

        那样僭越的心情,从那一刻开始必须被自己撕成碎片。

      “这样的心情,不被知道也罢。”

      “不能因为自己的这份心情,影响到他。和他约好了,要成为优秀的制作人给他看的。”

        从那之后,小杏在那家经纪公司一直拼命努力,不分昼夜的写策划跑片场,好几次都把自己累倒了。

        旁人一再地劝说她好好休息、少接点工作,全部都被她用笑容推辞。

       “因为,已经约好了啊。”

        但,即使是铁打的身体,终究还是抵挡不住寒冬的侵蚀。

       “啊戚。”在又一次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之后,小杏终于不再让自己边搓手边用电脑打着手上快要完成的策划,起身往房间里拿出一件大衣披上。

       “好冷......”搓了搓自己冰冷的手顺带呵了口气,小杏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大衣裹得紧了些,又一次埋头打着手里快要完成的策划。

       “叮——”熟悉的乐声在耳畔响起,小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是不愿意把这首ts的歌换下来。

        掏出手接过了电话,耳畔友人的声音快要把她的耳膜震破。

       “小杏小杏你快开收音机!快快快!紧急情况SOS!”

       “知道了知道了,急什么......”小杏一边搪塞着电话那头激动的友人,一边乖乖地把就在不远处的收音机打开。收音机的那端却传来了一个小杏熟悉的声音。

        大概是昨晚朋友来家里过夜的时候不小心调的吧。小杏脑海中短暂性闪过这个念头,就被收音机那头那个熟悉的声音吸走了所有的注意力。

       “喜欢的女孩子类型嘛......与其说有类型倒不如说其实有具体的人呢。”

        收音机那头腼腆的笑声和刚刚的温柔语调让小杏瞬间愣神,在手边一直保持通话的手机在不知不觉间滑落。

       “高中的时候就总是被她温柔以待,笨拙的我每次做不好动作拖团队后腿的时候,每一次她都陪我一起练习到晚上。”

       “每一次都会鼓励自己,总是比任何人都积极地在台下替我们加油打气,总是让我忘不掉她的笑容和那股干劲。”

       “但是,毕业的时候她选择继续修炼,拒绝了我们的邀请成为专属制作人。关于这点,冰鹰君也后悔了很久,一直在说如果当初强留她就好。”

        滚烫的泪水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小杏的双颊滑落。过去每一个陪他练习的日夜,每一次看他被自己安慰后鼓足干劲的腼腆笑容,每一次慌慌张张地摇着自己让自己振作,在自己最初因为被老师撕碎自己日夜兼程赶出来的策划案伤心到想放弃的时候也是他轻轻拍着自己,把肩膀借给自己。
 
        眷恋在他身边的每时每刻,每次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出现在电视里,心就因为那次的选择隐隐发痛。

        不去看他出演的电视剧,不去听他主持的广播,也只是因为自己不敢面对他罢了。

        小杏紧咬着自己的下唇,本打算伸出手把自己眼前的收音机关掉,然后擦擦眼泪继续赶策划案。但在碰到暂停键的那一瞬,她愣住了。

      “我只是想告诉她,我会在中央公园一直等她,直到她来找我。我只是想告诉她,一件很重要的事。”

        一如既往的温柔声线,仿佛穿越了多年的时光,抨击着小杏心底仍存的一丝念想,又在她心底不断地生根、发芽。

        不想再后悔了。

        不想再放手了。

        想要好好告诉他。

        强烈的欲望驱使着小杏迅速地换好衣服,在玄关匆匆拎起自己的包便冲出门外。漆黑的夜空下划过几片白雪,缓缓飘落在地上堆积着,却被少女匆匆路过的身影留下几串脚印。街边五颜六色的路灯如同流星般闪过,匆匆走过的人群也只留下了单薄的背影。

        小杏喘着粗气停留在公园正门,强烈的心跳声似乎夹杂着此时此刻的激动心情回响在耳畔。撑了撑自己的身子,视线却不自觉地看着公园深处三三两两的人影。

        耳畔心跳的声音渐渐消散,三三两两的人群与她擦身而过,欢声笑语也化作了几片稀稀拉拉的说话声。

        不是说好,会一直等着自己嘛......

       “啊戚!”小杏搓了搓自己没带手套的双手,不停地往自己手里哈着气,脚下一直踩着冰冷的雪。

        突然,眼前似乎晃过了什么东西,脖劲处突然传来一股温暖,让小杏经不住愣了愣。

       “出门也不多带一条围巾,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照顾自己呢,小杏。”

        小杏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带着笑容的脸颊突然又想留下几条泪痕。

        肩上突然多了两股压力,自己被一股奇妙的力道往后一拽,瑟缩着的身躯就迎上了身后人温暖的怀抱,黄色的发丝不停地蹭着小杏的脖颈,弄得她有点痒。

       “一直都想这样抱一下呢。”游木温和的声线在小杏耳畔传来,温热的吐息惹得小杏的耳根不禁染上红晕。

       “那么,我说啦?”游木在小杏耳畔轻笑了一声,转瞬间原本温和的声音染上了几分严肃。

       “我想这样抱着你,再也不放手了。”

        夜空下的几片雪花似乎早已停下,闪烁的繁星稍稍探头窥视着,绽放着自己微弱却温暖的光,像是向世间倾诉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温暖。

END


后记

       “哼你能交到男朋友还不是该感谢我。”

        有次和上次打电话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提起了这个话题,小杏现在看着朋友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禁有些无奈。

       “话说回来,你怎么认得阿......游木君的?”

         小杏被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称呼吓了一跳,赶紧顿了顿改了称呼,但也掩盖不了自己脸颊不自觉染上的红晕。

       “哟~都已经公开关系了还害羞什么啊。”朋友把手指往小杏身前画圈圈,狡猾的笑容紧紧地盯着眼前连耳根都染红的小杏。

       “别、别闹......”小杏低下头,眼神死死地盯着地板。

       “好了不闹你了。”朋友终于收回了自己狡猾的目光。“其实就是在上班时间和你聊电话不小心被游木听到了,就被问起你的现状了什么的......诶你别一脸怨念地看我啊诶你别举起笔啊你要谋杀基友啊”

        然后,朋友想起了那一天被小杏支配的害怕。

———————————————————————
        于是乎被小哥哥们萌出一脸血+塞了一口狗粮的我就来写nl了开心吗×

        一直特别喜欢mako小天使温柔的笑容还有那种如同小孩子一样得意洋洋的感觉www结果在这篇里面完全就是濑名泉附体(/"≡ _ ≡)=

        可能真的是泉真写多了的后遗症?????不过感觉在经历了不少偶像活动的mako可能也会变成这样温柔的形象?

        不对提到这个不应该是mao嘛Σ( ° △ °|||)︴

        于是设想了一下在彼此后悔的前提之下如果有能够重新和对方告白的机会两个人会怎么做√

        嗯就这么凑合着看吧√毕竟作为一个高二的娃子我表示我心累orz看着作业我选择死亡orz

        许久不更文+懒得打字=渣渣一枚是的这是真理!就这么凑合着看吧√

        感觉能看到这里的都是勇士( ̄ー ̄)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