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泉真】照片 04

+许久不更文,被泉真群里的dalao们一点题就涌现出来的灵感

+醉酒梗and占有欲

+进展略快的玻璃糖

+又一次ooc注意

———————————————————————


        自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濑名再怎么去那个公园,也无法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就连平时他上班的时间去便利店,站在收银台后面的人也不是濑名眼中熟悉的身影。

        后来,就算偶尔会在街上碰见,游木也会留下一个复杂的眼神,撇开看向他的视线匆匆走过。

        每次因此懊恼不已的濑名只好翻开那本厚重的相册。手指熟悉地卡在相册的某一页翻开,游木的身影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眼前。

        手指在照片上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照片里的游木灿烂的笑容如同锥心的刀子,使得濑名不禁皱起了眉。

       “游君......”濑名轻声呢喃着,随即重重的叹了口气,合上了厚重的相册。

       “不可能了。”濑名撑起身子走向窗边自言自语。寒冬带来的积雪不见了踪影,温暖的阳光肆意地倾洒,染红了远处的朵朵白云。披着橙色披纱的天拥抱着同样变得暖合起来的高楼,使得高楼也撒上了缕缕阳光。

        可惜,再温暖的景,在濑名眼中依旧是积雪遍地的寒冬。


        濑名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很闷,熟练地往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串号码。

       “鸣上,陪我出去走走吧。”

       “啊啦,难得你找人家这个知心大姐姐呢。”

       “......老地方。”濑名没有精力去吐槽这个一直以来都很让人烦躁的语调,抛下简单的三个字便挂断了电话,随手拎起一件大衣便走向玄关处换鞋。

        而在接到电话后被濑名匆匆挂断的鸣上脸上却挂着一抹无奈的微笑,手上的手机拨打了另外一串熟悉的号码。

        一阵忙音过后,电话另一头一个软糯的声音传来。

       “鸣上前辈?有什么事嘛?”
  
       “你......还是没办法面对泉嘛?”

       “抱歉......”电话那头的声音传出一丝歉意。

        已然猜到结局的鸣上耸了耸肩。

       “嘛不用这么沮丧的哦,人家可是贴心的大姐姐呢。”鸣上安慰地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那么,游酱去忙吧。”

       “嗯,拜拜,鸣上前辈。”

        电话那头的忙音在鸣上耳边回响,鸣上匆忙挂断电话后去玄关拿起他的厚外套便出门了。

        但是连鸣上自己都没想到,濑名平时自称千杯不醉、每次都是自己被灌醉被他送回家的酒量居然也会有倒下说胡话的时候。

        这是鸣上完全意想不到的情况。

       “游君......游君......”濑名趴在酒吧的长桌上,手里死死地攥着一个酒杯,空空如也的酒杯被他不断地上下摇晃,配合着此刻拼命呼喊要酒喝的濑名。

        鸣上实在看不下去了,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游酱,泉他喝醉了人家一个人搬不动,快来商业街附近那个XX酒吧。”

       “什...!我马上过来。”电话那头的人焦急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一阵猝不及防的忙音。

        鸣上匆匆把手机收起来,抢过了濑名手上死命攥着的酒杯放在一边,夹杂着愤怒的话语在酒吧响起。

       “够了!你这样像什么样子!”

        濑名突然安静了下来,依旧趴在桌子上不愿意起来,眼底的失落渐渐溢出。

       “靡委不振如同行尸走肉一样,你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用尽最大音量吼出这一句的鸣上喘着粗气看着依旧瘫倒在桌子上的濑名,酒吧那一端突然陷入了沉默。

        突然,一直趴在桌上的濑名突然撑起身子,深蓝色的眼眸中满溢而出的复杂情感似乎快要把他吞噬。他近乎无神的双眼狠狠地盯着鸣上,渐渐放大的音量回荡在酒吧。

       “你不懂......不能握在手心的东西离开自己,唯一的阳光被乌云遮蔽的绝望!”

       “游君他.......是我唯一的阳光。他的手,我......再也没办法握在手心了。”

        此时,站在门口的游木却很纠结。

       “泉桑......”游木的手握紧了自己左边的衣服。

        那个位置很痛,很堵,很纠结,却不知道如何排解。

       “你在想什么呢游木,把人带走要紧啊。”游木自言自语道,径直走进酒吧桌边。

        匆匆和鸣上打了声招呼,游木便和鸣上一人架着一边,把濑名一步一步拖向酒吧门口等候着的出租车。

       “我要去火车站接人,泉只能先交给你照顾了。”鸣上对游木匆忙地撂下一句话。

       “等...鸣上前辈!”被硬塞进出租车后座的游木看着转身向游木身后的公交车站走去的鸣上的身影,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出租车司机报上了自己家的地址。

        躺在游木腿上的濑名意外的乖巧,游木禁不住细细打量起濑名,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揉起了濑名柔软的灰发,小心翼翼地触碰着濑名带着红晕的脸颊。

        突然,游木触碰着濑名脸上的手被一只过分冰凉的手紧紧抓住。

       “游君......”濑名如同梦呓般的呢喃让游木失去了抽开手的力气。

       “对不起......”濑名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依旧轻声地呢喃着。“我......只是不甘心......”

       “游君身边有很多人关心着,我......只有游君了啊......”

       “不想......放手......”

        游木彻彻底底地愣住了,心口复杂的情绪让游木垂下双眸,紧抿着的嘴唇失去了话语。

        直到拜托小区的保安帮忙把濑名架到家里,让濑名躺在自己家的沙发安静地睡着之后,游木的意识才一点一点地回归本体。

        去洗手间打湿毛巾为濑名拭去脸上不断滚落的汗珠,看着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的濑名,游木内心莫名地出现一种异样的安心,盖住了内心不断翻涌的复杂思绪。

        游木坐在濑名身旁想倒杯水喝的时候,画册某一页卷起的一角把游木乱晃的视线吸引。

        侧头一看,游木心底复杂的思绪不断深化。似是太过压抑,游木不禁让自己深深地吸入一口气,最后换来的是厚重的呼气。

        被他守护着的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感激?厌恶?逃离?

        游木把这些词一个一个套进去,却还是无法解释心底的重重矛盾。

        却在这时,游木放在沙发上的手却被一只依旧冰凉的手紧紧握住。

       “游君......你在吧......”

        游木回头看向濑名,紧皱的眉头让他心底涌出一丝心痛。

        突然,脑海中闪过简单的两个字,却轻易地破解了游木心底这么多天的疑惑,解释了那个复杂情绪的源头。

        游木脸上挂起一抹微笑,俯下身子给濑名留下了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

       “对不起泉桑,让你伤心了。”游木在濑名耳畔轻声说道。

      “也许这么多天,我的逃避只是在像哥哥撒娇,但更多的是,我不确定。紧张、恐惧、不知所措,虽然都是第一反应,但我......”

        游木嘴角的笑容突然夹杂着一抹自嘲。

       “但我现在才发现,会发生这一切的源头,只是简单的两个字。”

        说到这里,游木注视着此时此刻正在熟睡的濑名。似乎松了口气,游木轻声却坚定的话语在濑名耳畔回响。

       “我......非常在意泉桑。所以,我不会离开的。”

        游木低下头不敢看着此时此刻的濑名,被濑名无意识地握住的手也紧紧地反握着。

        米黄色的灯光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沙发边上长长的人影忽然缩成一团静静地睡着了。

        而躺在沙发上正在熟睡的人,嘴角却不经意地挂上一抹满足的微笑。

TBC

———————————————————————

         抱歉抱歉,这么久不跟文了大家想我吗?(其实没有o(´^`)o)

        其实我还挺想看一下岚姐姐发飙的样子但是没想到意外的帅www。

        听着心墙再更这篇文其实心里面还蛮痛的但是又挺爽(可怜巴巴的泉总看着好可怜但是好可爱让我想到了小黑)

        最近在玻璃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哦快阻止我我要变回亲妈!(然并卵´_>`)

        终于变得坦率一回了的游君跟可怜巴巴一直在占有欲跟不想伤害游君之间徘徊的泉总,一直在挑战终于被我写出来了。

        然而不要问我醉酒梗为什么没有车因为我是个纯洁的孩子wwww(真●蜜汁写不出来系列)

        因为是要放在泉真群里面的文所以稍稍发上来的时候更改了一下大致还是一样的wwww(所以群里的太太们不求入眼但求轻喷系列(つд⊂))

        于是呼跪求轻喷+指点www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