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涉拓】记光

+牛郎涉×便利店小员工拓笃

+其实设定没啥用只是为了看懂而已担心自己写不清楚

+别问我为啥没了颜表因为手机打字的痛苦+有电脑的好处(电脑打字的我和手机打字的我手速完全反比)

+小寺又一次被我玩坏了不要介意,并且后面忍不住调戏了一下羽毛ww相信我真的不是拓涉(这坑有点一发不可收拾我还在思考站否)

+边打边产生脑洞然后就长了也是没救了。虽然说好的520贺文但是硬生生拖到了521wwww

———————————————————————————————

   1.

    “抱歉寺岛桑,今天有点事要失约了。”

       坐在饭店里等着羽多野的寺岛耳边,羽多野透着歉意的电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圣诞节快乐。

    “啊没关系,圣诞节快乐。”寺岛略带失落的声音响起。“羽多野桑要注意不要工作得太晚。

    “羽多野先生,外面还有客人等着。”从寺岛的电话里隐约传来一个声音,羽多野朝那个声音说了点什么之后,放大的声音依旧带着歉意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好的,寺岛桑也不要夜晚上晚班上得太晚了。拜拜。“

      寺岛刚想回复的一瞬间,电话那头的忙音却硬生生地把他的话语都憋住了。

   “羽多野桑一点都不在意这个日子嘛?”寺岛放下了手上依旧响着忙音的手机,萦绕在脑海的思绪久久不能忘却。

    “先生,你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你的那位朋友他......”

       服务员的话语拉回了寺岛远飘的思绪。寺岛抬起头朝那位服务员露出一个十分牵强的微笑,镜片后面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失落被小心掩藏了起来。

   “他应该不来了,请先上菜吧。”

    2.

       寺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顿饭吃完的,只是机械式的吃饭、结账、在街上闲逛。

    “诶?不小心来这了啊......”寺岛抬头看了一眼,后知后觉自己回到了家楼下的公园里。

       无边的星空在寺岛头顶划过,星星点点的光不时地在夜空闪现,装饰着树下不同的灯光如同划破天际的流星,转瞬间便被圣诞树上斑驳的树影掩盖。远处的圣诞树上,装饰用的伯利亚之星闪烁着比星空更加耀眼的光芒,拉长了寺岛寂寞的身影。圣诞树下的人群幸福地相拥奔跑着,透着开心的笑声此起彼伏。

       寺岛坐在了公园边上的长椅上,看着眼前散发着幸福光芒的人群和耀眼的灯光,心底本被好好掩盖的苦涩如同被打翻的罐子,寺岛内心深处。

       如果这个时候有谁在自己旁边就好了。

       寺岛祈求着,脑海中闪过了那个让人心安的高大背影。

       可是他的棕色卷毛却没有出现在自已眼前。

    “涉君......”寺岛轻声念出一个名字,换来的却是自己沉重却无人知晓的叹息。

       明明昨天还和他说,今天是平安夜来着。

       似乎是觉得远处的灯光刺瞎了自己,寺岛抬起头,眼睛周围折射的灯光一点点地融入到夜空之中。睁开自己看向远处灯光时眯起的眼睛,心底所有的苦涩似乎因为夜空的漆黑正在一点点地加深着。

       我到底在奢望什么。寺岛在自己内心反复问着自己。

       奢望他的一个眼神,片刻的温柔亦或者对自己的重视?

       放弃吧,这是不允许出现在他的世界的东西。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寺岛挠挠头,撑起身子起身伸了个懒腰。“算了,今天是换班提早出来的,还是回去和前辈把班换回来吧。”

       刚准备走的一瞬间,手机提示音伴随着强烈的震动引得寺岛停下了脚步。

    “抱歉寺岛桑,刚刚才结束工作可能让你久等了,能去你家公园里面那棵圣诞树下等我一下吗?”

       line上羽多野简短的话语传来,却让寺岛彻底愣在了那里,颤抖的手抓着手机,眼睛一遍又一遍地阅读着为数不多的字眼。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之后,一直下垂的嘴角渐渐扬起了灿烂的笑容,一晚的苦涩因为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眼瞬间烟消云散。

       连跑带跳地跑到了那颗巨大的圣诞树下,寺岛不停地向着圣诞树附近张望,思考着如何让羽多野一眼就能看到自己,却在不经意间看到地上一个并不显眼的装饰盒子。

       寺岛伸手抬了抬眼睛,弯下腰看着盒子上一张简便的字条。

    “TO  寺岛拓笃?给我的?”寺岛疑惑着拿起了地上的盒子拆开,一个精美的手账本旁边躺着另外一个盒子,伴随着另外一张字条出现在寺岛的视线里面。

    “打开相册看看吧?到底是谁啊......“寺岛放下了手里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里面的手账本。一张张关于寺岛的照片不断地映入寺岛眼帘,与字条相同的字体却让寺岛彻彻底底地呆住了,记忆的洪水也在一瞬间冲击着寺岛的脑海。

    ——“因为过分在意这个人而开始记录了,今天也先从认真工作的拓笃开始吧。”

    ——“拓笃今天要上晚班呢,感觉最近他都不够睡眠的样子,问起我有什么可以提神的东西。其实我也不知道呢,想叫他好好休息,虽然自己牛郎的工作也很多没办法好好休息。“

    ——“今天遇到难缠的客人了,身体好累。去买夜宵的时候遇到了在帮前辈顶班的拓笃。庆幸今天自己晚回家了,可以看到他。”

    ——“去买早餐的时候看到了趴在柜台上睡着的拓笃,睡着的样子好可爱。好想揉揉他的头发但是会打扰到他吧。”

    ——“今天问到他的联系方式了,太好了!想要给他发句晚安但是不知道这时候他是不是在补眠。”

    ——“最近的心情开始变得奇怪了,看着拓笃居然有种想要占有他的感觉,是生病了吗?”

    ——“今天去帮朋友去买润喉糖的时候看到他和另外一个男生有说有笑,突然有种很想冲上去隔开他们两个的感觉......不行,最近要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了。”

    ——“今天工作完之后朋友问我最近怎么了,把烦恼和朋友分享之后他告诉我我可能喜欢上了拓笃。怎么可能呢,很想这样说服自己。”

    ——“今天有点心不在焉的,一直在思考着拓笃的事情,被老板质问自己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虽然否定了让老板放心了,但是老板也和自己强调了作为牛郎不可以喜欢别的人否则会没办法专心服务客人。可能自己什么也给不了拓笃反而会让他没有安全感吧。不对,我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也许真的被朋友说中了,最近总是想着快点到中午,好让自己有理由去便利店找拓笃聊天,看到拓笃和客人有说有笑就想冲上去制止甚至还去跟踪人家看人家家住在哪里......会被拓笃当成变态的吧。”

    ——“今天是拓笃生日呢,给他买了最喜欢的凛酱的趴趴,他开心的一直抱着那个趴趴不肯放手呢。虽然看到他的笑容是很好,但有时候还是希望他可以抱着自己。但是自己除了能让他开心似乎什么也给不了他,连幸福也是。“

    ——“今天没有看到拓笃,店长说他今天休息,看来来的不是时候啊......渐渐清楚地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不敢说出来,今天的自己也怪怪的。幸好他不在。”

    ——“今天拓笃和我说明天是平安夜呢,他希望圣诞老人能再送他一个凛酱,我还调侃了一句“难道寺岛桑不想要女朋友吗?”。他虽然笑着回了一句“我的话不可能有女孩子喜欢自己啦。”,但是还是猜不透他的心思。说起来,他好像一直不知道我在私底下一直写着他的名字,但是也想稍微鼓起勇气在他面前喊他的名字。“

     ——“今天就是平安夜了,在酒吧里匆匆忙忙写下这段之后这本本子就不属于我了,让我最后再写点东西吧。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情感了,虽然害怕自己什么都给不了他,但是只要把自己拥有的全部都给他就好了吧。不想再欺骗自己了,想要鼓起勇气对他说出那句话。”

       寺岛看着眼前的手账本最后一页,被记忆冲刷的脑海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乱糟糟的思绪在寺岛脑海中打成一个个死结,让寺岛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理顺。

       突然,背后突如其来的怀抱让他的脑海跌入了更深的混乱,耳边回荡着彼此激烈的心跳声,温暖的怀抱却让寺岛没来由地感到心安。

       羽多野的头抵在了寺岛耳边,轻声低沉的话语回荡在寺岛脑海。

    “抱歉我来迟了,拓笃。”

   3.

    “所以你的这个盒子里面其实是圣诞树啦?”回家的途中,寺岛扬起了手上还没被拆开的另一个盒子。

    “嗯,折了很久哦。”羽多野骄傲地看着寺岛手上的盒子,脸上得意地笑容深深刻在羽多野脸上。

    “所以羽多野桑写着的有话说难道就是想让我收下圣诞树嘛?“寺岛转过头,在羽多野面前蹦跶了几下后转身看向羽多野。“这种理由我可不会接受哦,这是圣诞老人给我的礼物。

    “不、不是的。”羽多野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了红晕。“那、那个......我......”

       羽多野断断续续的话语在寺岛耳畔响起。寺岛扬起一抹狡猾的笑容,一点点地靠向羽多野,镜片下的眼睛里透着一丝狡黠。“难道说,羽多野桑其实只是说着玩玩吗?还是说其实还是不敢嘛?”

    “拓、拓笃?”羽多野被寺岛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脸上的红晕渐渐的晕染到了耳根。

   “开玩笑的啦。”寺岛的身子突然向后退着,在羽多野面前站定,镜片后面的目光透着丝丝期待。“那么,我们就一起说出来吧。“

    “一、二!”

    “我喜欢你!”

    “诶?”羽多野呆滞的眼神、寺岛得意幸福的笑容、两个终于靠近的身影,还有两份闪烁着耀眼光辉的幸福,伴随着星星点点的星光的祝福融入到圣诞树上的伯利亚之星,在夜空中闪烁着幸福耀眼的光芒。 

———————————————————————————————

       日安,这里芸依,也可以叫我小依。

       两颗圣诞树的脑洞有点可怕不小心就打字打了两个多小时了,心堵的同时隐隐有种“小寺终于苦尽甘来了”这种可能只有我自己感觉得到的情感。

       果然最好的练短板方式就是用短篇自我反省,长篇对于我来说果然还是需要一气呵成才可以做到ww。

       本来昨天就有的脑洞硬生生拖到今天应该不会被打死吧(震惊脸)但是今天折了个更大的圣诞树之后彻底的被这个脑洞挤到没救了。虽然设定没什么大作用系列但是后来才意识到设定只是为了练习短板(哦天哪瞬间意识到好重要是为啥)

       自知聚聚的眼光不会往这里聚焦,虽然也曾经迷茫过这条路,但是只要是还有人看,我就会继续写下去。昨天有个非常喜欢画画的朋友突然宣誓自己可能以后都不会画画了,安慰完她之后想了一下,如果我不再写小说了,那么现在这个我还会是我嘛?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不写小说的我就会像是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也像是浪费了老天爷给我的天赋(其实并没有看过多少书但是总是很容易就充当鸡汤而且我的文风是从别的同人文上吸收的所以并没有什么系统学习过所以在好好修炼ing)。

       最近涉拓占据脑海占据的有点厉害,可能最近一段时间会让自己把脑洞转战一下其他熟悉的cp亦或者没有写过的cp身上,例如法希或者时音或者斋千甚至是回归LL的大乱战坑系列,想试一下别的性格的人物。

       当然,有好的脑洞还是会回来这边写上,只是现在的我得为了三年后高中毕业能够更好的设计自己的原创人物写好长篇做更多的修炼。

       啊不小心又话唠了,但是还是想感谢各位聚聚赏脸吃下这个并不怎么好吃的粮ww

       以上!

                                                                                                  5.21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