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音春】逝去—第三乐章+终章

        当音也重新鼓起勇气去找春歌的时

候,已经是自己变身成娱乐圈前辈的时候

了。

        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自己后悔。这是在

无数次弹着吉他唱着春歌留下的歌之

后,音也脑海中闪过无数次的念头。

        搭着长途巴士来到春歌老家,音也无

心去欣赏山野在阳光铺撒下的美艳身

姿,直接凭借记忆小跑着去往春歌在老家

的小屋。

        跑跑停停,在不知道第几次的喘息声

之中,一串串音符谱写成优美的乐章在音

也耳边回想。音也并没有想太多,下意识

地就往钢琴声的方向跑去。

        全力奔跑之下的音也在一撞小屋跟前

停下,撑起自己的身子,任由汗水滴落在

自己身下的花朵里,一次又一次的喘着粗

气,心底却在一遍遍的祈祷着。

        钢琴声戛然而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渐渐靠近,音也怔怔地抬起头,那双熟悉

的黄色眼眸和娇小身影重新映入眼帘,任

由微风轻抚着蓝色的裙角和自己脸上的汗

珠。

        春歌微微愣了一下,又似乎是早已遇

见这个结局似的,重新勾起了那抹音也熟

悉的温柔微笑。那抹音也喜欢的微笑。

        熟悉的声音响起,似乎所有的一切都

没有发生,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模

样。

      “一十木君。”

终章

      “一十木君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春歌站

在花园里的小道上开口问道。

       “因为春歌只可能回来这里啊。”音也挂

着灿烂的笑容回应道,但在话音刚落之间

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

       “呐,七海。”音也略带紧张的低沉声音

响起。“其实......我当年,喜欢你呢。”

       “啊不要误会。虽然知道于事无补,但

是还是想说出口。不让自己后悔嘛。”音也

挠了挠头补上了后半句话,却还是带上了

不容忽视的认真。

       “是嘛。”春歌笑了笑,转过头看着远处

被夕阳铺上了薄纱的花朵。“那现在呢。”

        春歌不轻不重的话语在耳畔回响,音

也也挂着一抹微笑看向远处,同样不轻不

重的话语在彼此之间回响。

       “也许已经不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