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果海】信与幸福

——海爷第一人称严重ooc向∑

——果果受气属性max结果不小心又ooc了∑

——实际上脑洞是个果海向不小心写成了海果我的错∑
——然而并没有什么高能预警因为没有高能∑
——手机表示不保证格式得搞成啥样∑
——实用条约以注明,那么,请慢用。


PERTACT
       “诶?海未酱那封信到底写了什么啊!”

         记得很多年后,事业有成的穗乃果突然想到学生时代的事情,好奇地追着我问个不停。

       “不告诉穗乃果噢。”我就这么笑着回答她。

       “诶?难道海未酱不好奇穗乃果写的是什么嘛?告诉穗乃果的话穗乃果也会和海未酱说的!”

         看着穗乃果多年后没有什么巨大变化的表情和认真的样子,我的思绪也不禁倒退回那段时光。

PART.1

      “海未酱,快点快点。”

        穗乃果催促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只有她一个人吗?小小的想法在心里生根发芽,我放在抽屉里的双手一直紧紧揣着东西。

       “海未酱。”

         啊,小鸟也在。小小的苗头被那个熟悉的软糯声音掐灭。匆匆的从抽屉里抽出需要的东西,我勉强掩饰着住自己小小的心思对她们微笑着。

      “抱歉久等了。”

       制服包就那样被自然的提起,在肩膀上静静地躺着。穗乃果鼓起了脸抱怨着来不及回家吃点心。小鸟在旁边很温柔的劝导。

       “穗乃果,吃这么多点心早上要注意把那些吃进去的卡路里消化掉。”

        让人不省心的家伙。但是......

        似乎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把照顾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家伙这件事变成自己的责任了。

        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不断的在为她操心,每次却都会在看到她宛如太阳一般温暖的笑容之后不忍心责备了。

        似乎就是因为那个温暖的笑容我才......

        唉......

        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目光下意识的瞥向了和小鸟交谈甚欢的穗乃果。侧脸就这样被打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显得很不真实。

        那封信......

        我的手捏紧了制服包的拉链开口,似乎只有那样才能让我安心下来。

        “海未酱?”眼前一闪而过的残影让我抬起头,目光定焦在了穗乃果放大了的蓝色眼眸上。

      “有、有什么事吗?”

       有点被吓到了呢,穗乃果那个笨蛋。

      “诶嘿嘿,海未酱走神的时候都没注意到这边呐,”穗乃果和我的距离稍微隔开了点。“这里是穗村啦,海未酱。”

        穗村?

        抬眼一看,古老的木头招牌上写着大大的字样——“穗村”

       “啊,不好意思... ...”

        怎么会... ...不知不觉竟然走到穗村了。差点,就跟着穗乃果上去她的房间了。

        脸部的温度在不知不觉间上升了少许,穗乃果在这个时候却继续靠近我。这个笨蛋。

      “海未酱是太累了吗?发烧了?”她正准备伸出手触碰我的额头。

        不行!已经、已经没办法直视穗乃果的眼睛了。

        我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穗乃果即将碰到我额头的那只手,微微低下头。“那个......我、我先回去了。”

        迅速的转过身,此时此刻的我只是很想逃离穗乃果那双蓝色的眼眸。

        不可以啊海未,对着穗乃果的眼睛的话会把一切都毁掉的。

        那封信,现在,绝对不能被穗乃果发现了。

PART.2

        晚上的月光有些微弱,星辰的光芒也淹没在了无边的夜空中。

        我拿着那个深蓝色的信封,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许是因为心里苦闷得说不出话来吧

         我知道的,我喜欢穗乃果。而且知道得非常清楚。

        不希望她的目光聚焦点都在小鸟身上......

        希望她能对我挥洒出更多更多的笑容.......

        想让她深蓝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我的身影......

       但她的目光聚焦点,永远都是小鸟

       心已经快要因为穗乃果而炸裂成一片一片的了,再也没有办法克制住这满溢而出的心情。

         我只想,让她记住我,就算是对我最深最深的厌恶也好。

         想让她,记住我。

          明天,不能在动摇了,一定要说出口。

PART.3

       “那,那个... ...海未酱。”

        只剩下我和穗乃果一起做值日的下午,穗乃果突然跑到了身前,让我有点愣住了

       心跳的声音,在一点一点的加快。

      “有什么事吗?”我尽可能的保持冷静,声音还是不自觉的颤抖着。

        “诶多... ...海未酱赶时间吗?今天可以绕去另一条小路回家吗?不、不是穗乃果故意这样说的,是......呜哇穗乃果不会说明啦!”

         在我面前小声说着话的穗乃果,突然之间慌张的对我挥了挥手,还习惯性地挠着后脑勺,紧张的心情溢于言表。

        笨蛋穗乃果的其中一面呢。也是呢,今天本来也想和穗乃果绕路回去来着。

       “可以哦。”我看着眼前的穗乃果说道

       “太好了!稍等一下哦海未酱。”穗乃果脸上的乌云就那样被三个平淡的字眼驱散,重新露出了笑容。

        似乎看到那样的笑容,就会有一种温暖的、想要守护它的感觉。

        因为那个笑容,握起剑刃拼命练剑也有了理由。

        园田海未,今天一定要说出口。

        在心底给自己一通加油鼓劲之后,看着穗乃果把自己桌面上的东西乱塞一通然后慌张地跑过来的身影,也只能表示无奈。

       “就不能像个女孩子一样把东西收拾的有条理一点嘛。”

       “诶嘿嘿......”每次都以穗乃果傻里傻气的笑容结尾,而我也往往对这傻里傻气的笑容无可奈何。

       “下次不可以了哦。”边走边看着穗乃果如同认错的士兵一样摆出一副端正的军姿正经的那句“是的,长官!”,就忍不住被穗乃果逗笑。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拐到了小路边,本来还一直挂着笑容的穗乃果突然停下了脚步,脸上也不自觉地飘过了一抹红霞。

        “那个......海未酱!

         像是怕我离开似的,穗乃果很郑重地喊出了我的名字,周围的气氛使我也不自觉地变得正经。

       “是。”

        我认真地回应着穗乃果,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握着制服包的手心不小心让制服包的袋子变得黏腻起来。

        怎么办,心跳声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想逃跑,但是不可以。

        今天,可是要说出口的。

        穗乃果突然从制服包里面翻出了什么东西,郑重地把手中的东西往前递出去,脸上的红霞甚至晕染到了耳根。

      “这封信,想让海未酱看完。”

        喊出这句话的穗乃果把头埋得很低,橙色的信封在傍晚的阳光底下映射着别样的光芒。沐浴在这样温暖阳光下的穗乃果,就像站在我面前落入人间的天使。

        虽然不知道希口中的妖怪或者是西方神什么的存不存在,但眼前的穗乃果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可以形容了。

        突然之间,脑海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穗乃果这样支支吾吾的话语和不正常的动作,以及这封信的大概内容。

        不愧是笨蛋穗乃果,这种事都察觉不到嘛。

        但是......

       “穗乃果......是笨蛋嘛。”

        我和你,是一样的心情啊!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在穗乃果错愕的同时,我紧紧抱住了穗乃果,任由泪水打湿穗乃果的制服外套。

       “海未酱?”

         穗乃果熟悉的声音就在耳畔,熟悉的温度就在手心。

        脑海中一片空白的我,只想好好拥抱眼前还能抓住的幸福。

        “我,喜欢你啊。笨蛋......”

         任由泪水决堤,我和穗乃果就这样紧紧相拥,共同沐浴在傍晚温暖的余晖下。

         只隐约记得最后,穗乃果的手轻轻地伏上了我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地安抚着我,还有那句温柔的话语。

       “我也一样,海未酱。”

SUBSEQUENT
        “嘛,怎么样可以成交吗?海未酱?海未酱!”

         回过神来,穗乃果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想,犹如当初那种温暖的感觉。

        “啊,刚刚走神了呢,抱歉。”

        “真是的海未酱好容易走神啊,小时候也是呢。”

         穗乃果抱怨的目光投向了我,可能是因为刚刚只有自己在自说自话开始撒娇了吧。

        “穗乃果也和小时候一样是个笨蛋呢。”

        “什么嘛,穗乃果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啊。”

         看着眼前撒娇的穗乃果,禁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柔软的橙发,挂上一抹微笑。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

        “那么,长大了的穗乃果,对这么简单的问题也回答不出来呢。”

        “诶?简单?一点都不简单啦海未酱!”

        看着还在自己面前,保持着小时候那份纯真快乐的穗乃果,嘴角的弧度也上扬了几分。

        笨蛋穗乃果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个穗乃果。

       “因为啊,没有那个必要。”

         目睹着穗乃果的眼神更加呆滞了,我忍不住叹了口气,紧紧地扣住了穗乃果温热的手。

        一样的温度,喜欢的温度。不知不觉便陷入了只有彼此的世界里。

        在穗乃果染上红晕并且带着几分羞涩的目光下,不自觉变得温柔的声音回荡在彼此的心房。

       “因为,知道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就足够了。”

         信的内容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写的都是同样的东西。

         因为传达的都是同样的心意。

         因为深埋着的都是同样的话语。

         因为现在的彼此已经握在手心里。


—————————————END——————————
        

        果海大家庭的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芸依。
        其实入LL坑和果海坑也不算很长,真正算起来的话应该刚好一年(´・ω・`)
        一直在二年生萌飞状态下纠结着果果应该跟谁,这里一只果厨所以很是纠结啊。
        谁叫两只拉我入坑的基友一只果鸟凛姬党一只果海凛花党_(:_」∠)_搞得我一直在摇摆不定。
        然后,本来一直在“绘希、妮姬凛花4p乱来,二年生3p都是我的!”的这种情况下,被给基友准备的贺文站到了果海的怀抱【所以说这是什么定律啊自己产药推自己入坑这种东西wwwwww】
        所以,昨天因为生病刚刚回复动笔技能的我,决定把这篇迟到了差不多半年的贺文写完wwwwww生日快乐!(。・ω・。)ノ♡虽然已经迟到了半年(´・ω・`)
         默默哭泣的高一dog表示只有感冒发烧之后才有这么充足的时间可以回复一下这个技能了√寒假什么的我表示产药只能尽量(´・ω・`)
        不小心又话唠了放我去吃饭啦∑(°ー°〃)那么,能接受这种坑爹设定而且没什么脑洞出彩而且文笔还渣的文的人都是小天使wwwwww能被入眼真是太好了wwww
        希望能被看到呢虽然感觉一定会被看到(´・ω・`)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生日快乐哦(´・ω・`)
        以上,一只话唠芸依的一口气发言!
01.16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