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涉拓】错开

PERFACE
        寺岛昏昏沉沉地做了个梦。熟悉的梦。

        每次甚至都在祈祷,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能
不能减少一点痛苦。

        甚至,不要再重复同样的事。

TEXT
       
        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缩小了不止一倍的
风景,寺岛并没有感到非常意外,灵活地爬上了
一边公关部围栏上留出的一小段墙壁。

        又变成猫了......就不能偶尔换个品种嘛每次
都是这只......

        寺岛抖了抖身上的毛,猫眼看向了一个方
向。隔着一条大马路的对岸,只有几只和他一样
的野猫在附近徘徊,不时爬上垃圾桶或者树荫地
下,也在看着他。
       
        每晚做梦都遇到这几只猫,我不是你们同类
啊!我是个活生生的人啊!虽然现在是猫......
   
        寺岛垂下了头,跳下了并不算很高的墙
壁,看着同一个位置发起了呆。
    
        涉君还没有回来啊。这次应该不会发生了
吧。
     
        相同的梦里,相同的人,相同的事,相同的
心痛。全部,都已经无法忍受了。
 
        只想让涉君好好的待在身边。
   
        越来越强烈的念头不断在寺岛脑海里涌
现,每加深一层,心就会被剥开一层,直到整颗
心被剥离得支离破碎。
    
       “诶?猫先生!”
    
        陌生的声音呐。寺岛往声源处望去,抬起头
来。出现在视线里的少女带着一脸对这只猫表现
出强烈好奇心的表情看着寺岛。
       
        等等那个视线是怎么回事啊猫控的目光在眼
镜底下闪啊好可怕是怎么回事涉君怎么还不回来
打救我!
      
        少女远远的看着寺岛,黑框眼镜底下的眼睛
里透着无奈。“诶捏扣桑怎么不亲近我?”
      
        很及时的,寺岛脑海中熟悉的身影朝着他走
了过来。虽然由于身躯缩小的缘故看人只能看到
下半身,但是微弱的灯光照耀下熟悉的卷毛和衣
服搭配还是让寺岛心里五味杂陈。
     
        涉君......今天是一个人走回来的啊。
 
       目睹羽多野快速地跨过马路向他靠进,寺喵
一步一步地靠进他。本来聚焦在羽多野身上的视
线因为低下头的动作移到了不远处的地面,习惯
性地想和羽多野打招呼,也只是发出了一声专属
于猫的可爱叫声。
    
       “喵。”
      
       “噢!可爱的猫!”猫控属性的羽多野看向了
走在自己脚边的寺岛,蹲下身子挠了挠寺喵下巴
上的毛,温柔的微笑在他的脸上划开了一个弧
度。

        寺岛就这样静静地待在羽多野的脚边,不时
地眯起眼睛,接受着夜晚星空的庇护,享受着这
种难得的待遇。
  
        涉君,很少摸自己的头呢。平时总是语言上
对自己关怀备至,偶尔享受一次似乎也不错呢。

        舒服的挠痒结束之后,羽多野温热的手掌按
上了寺岛的头,轻轻的揉了几下,脸上温柔的笑
容更加耀眼,宠溺的眼神闪烁着一种别样的光
彩。
   
      “听话的猫呢,本来还想和某个人一起来养一
只的......诶那是谁啊......”

        寺岛的目光瞬间暗淡了,头埋得低低的。
 
        是的,寺岛自己很清楚。
    
        在这个梦境里,没有一个叫寺岛拓笃的人。
     
        这个世界里的羽多野,也不记得自己,有了
自己的恋人,和普通人一样幸福的生活着。
     
        这个世界也没有2D LOVE,没有M.O.E。
     
        在这个世界里,羽多野涉和寺岛拓笃的人
生,是错开的。
     
        深刻地回想起这一点,寺岛暗淡的目光不时
撇向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的少女。几乎溶于黑夜下
的蓝色校服在少女身上披着,像是一阵不易被人
发现的风。
    
        所以说你到底在那边看什么啊看这么入
神......感觉你一插进来好突兀的感觉是什么鬼
啊!
      
        寺岛自顾自的开启了吐槽机关以减轻自己的
痛楚,视线中却突然出现了羽多野移开聚焦在他
身上的视线,径直走回家的身影。
 
       寺岛下意思的追了上去,在羽多野的脚边不
停地打转。羽多野低下头,视线重新聚焦到了寺
岛身上。
   
       “没办法呐,只好再陪你玩一会了。”羽多野
嘟囔了一句,修长的指尖伸向了寺岛的后颈,就
这样轻松的把寺岛拎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让寺岛
坐在障碍柱上,视线与寺岛的视线相对。

        寺岛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停顿了几秒。即使在
这个世界上的羽多野并不认识自己,也依旧能让
寺岛的心脏停止跳动几秒后变得加速跳动。

        因为是同一双眼睛吧,同一双对自己流露出
温柔目光的眼睛。
      
        恍惚之间,寺岛就这么被轻易的放下了,头
顶上还残留着羽多野又一次按在自己头部的时候
留下的余温,记忆也停留在羽多野的身影在自己
面前不断缩小的片段。
    
        最终涉君的世界里,还是没有我的存在。
      
        寺岛又一次落寞的爬上了墙壁,在旁边愣愣
地站在旁边的少女怀揣着复杂的心情一点一点的
靠近他,像是害怕他会咬她,又想得到和羽多野
一样的待遇。
   
       “诶,猫先生似乎不开心呢,不愿意亲近我什
么的好伤心。”
    
        少女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寺岛也只在恍惚之
间听到几个简单的字眼,看向少女的视线也只是
聚焦在刚刚羽多野走过的路面。
  
       “猫先生?”少女歪着头看着寺岛,斜刘海也
因为歪头的动作稍微划过了眉毛,期待寺岛回应
的目光越来越强,透过镜片不断地照在寺岛身
上。可终究还是没能引起寺岛的注意。

       “嘛,和主人短暂相处之后又分开肯定很痛
苦吧。”少女的嘴角勉强划过一丝弧度留下一句
简单的话,在寺岛不被注意的目光之中走向了他
正前方不远处拐角的微弱灯光下,越来越小的身
影淹没在拐角下。

      “但是,人和动物都是这样,出生之后,生来
总是会和不同的人错开的。”

        生来总是会和不同的人错开的......
    
       他和涉君的人生,也注定会错开,无法一起
终老......

        寺岛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里装了太多太多事
情。那些他平时可以轻松解决但现在不行的事
情,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而他剩余的所有
力气,都用来拖着疲惫的猫的身躯,走向了和少
女相反的方向。那里没有灯光,只有寂静。

        他和少女,和这个世界的涉君,就像两条
相交的线,注定错开。

SUBSEQUENT
    
       “拓笃?醒醒已经到家了。拓笃?”

        昏昏沉沉中,寺岛睁开了眼,鼻梁上的眼镜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摘下了。车窗外熟悉的风景在
微弱的灯光下描绘着轮廓。
    
        涉君的声音......啊嘞,到家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慌张地看了下四
周,柔软的座垫被调低到一个适合睡觉的弧
度,车头的后视镜倒映着羽多野一如既往的温柔
笑容和宠溺的眼神。

       “啊抱歉,不小心睡着了。”

        不知道有没有在涉君面前做些什么失礼的行
为啊,做梦的时候会不会说了些很奇怪的话或者
做了些什么奇怪的动作啊......

       “那个......没有让涉君感到困扰吧.......睡着了
什么的真是非常抱歉。”

        “不,没什么的,拓笃最近工作量大嘛打打
瞌睡没什么关系的。”羽多野装作平静地回答寺
岛的问题,脑袋里一直回放着一波的弹幕。
  
         拓笃的睡颜好可爱怎么办好想拍下来会不会
被拓笃发现啊会不会把拓笃吵醒啊他这么累吵醒
他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肯定心里又在想些什么突破天际的东西了不
愧是涉君。

       “是吗,真是太好了。”寺岛回以一个十分牵
强的微笑。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连这份勉强拉
扯起来出来的弧度都无法维持下去。

       “呐,涉君。”
      
       “嗯。怎么了?”听着缠绕在耳畔略显落寞的
声音,羽多野回过头看向一只手撑在窗边的寺岛
的侧脸,后视镜里悲伤的眼神牵扯着羽多野本就
起伏不定的心。
 
      “涉君,会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吧。”
    
        害怕涉君就这么和自己错开,害怕和涉君的
认识终究只是一场梦。
     
        害怕......连重要的事都没有说出口,彼此的
人生就这样错开了。 
       
        羽多野愣了一下,温柔的微笑和宠溺的眼神
如同春天江水上的碧波向四处荡漾着,伸出修长
的手臂轻轻揉了揉寺岛的头部。
 
       “拓笃是笨蛋嘛。”

        熟悉的温度,却不再是心痛的温度。寺岛也
温柔地笑了,绽开的弧度像是容纳百川的大海发
出和江水一样的阵阵涟漪,在彼此心底碰撞着。
  
       “我们两个的人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错
开呢。”
      
        寺岛温柔的笑容转向了羽多野,弧度也在不
知不觉中上扬了些许。
   
         说的也是呢。
        
         我和涉君的人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错开呢。

          因为,涉君是重要的存在啊。

=================END=================

         日安,初次见面,我是芸依。
         最近一直在被期末考复习压死,然而终于快熬出头了也是开心(∩_∩)不小心感冒了也是土下座_(:_」∠)_。
         才入坑没有多久就要把荒废的文笔重新抓起来了也是感觉自己现在写的都是什么鬼×
        间接标题废所以并不会起名字这种东西∑ORZ
        才不会说各种人设ooc到如此厉害的程度我也是蛮拼∑
        实际上这是个半脑洞产物√发生在一个平常放学的心塞礼拜二√
        能说实际上宅寺本设的那只猫是只生过孩子的母猫嘛wwwwww【喂重点在哪里啊∑】
        涉君的本设......实际上是个不认识的等车年轻男子∑
        那个少女......没错就是本人【对于这么无聊的癖好我也是感觉慌极了∑基友表示你是不是无聊然而就是喜欢这样∑】
        目睹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脑袋里突然想到“如果宅寺变成了猫被羽多野发现了然后发生这一幕会是种怎样的感觉。”,本来是打算小虐怡情的结果还是没忍住盖起了糖果加工厂还把自己搭进去了wwww(。・ω・。)ノ♡
        谢谢大家看完这么长串的废话和如此渣宰的文( •̀∀•́ )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被吐槽就好∑所以太太们求手下留情毕竟只是个高一的渣宰_(:_」∠)_
         以上!一个感冒了的渣宰芸依的发言到此结束,祝各位吃药开心。
01.15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