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月歌乙女向】不舍(隼×你)

食用说明:

 

1:女主私设有,一篇日常系小短篇一发完结√

2:点文系列 @叫做妖酱的万年老妖 ,隼桑日常和科技过不去(?)

3:又一次挑战第一人称来也

4:有段时间没写了可能自带OOC求不泼热水!!

5:欢迎各位小伙伴来和我唠嗑www逗比一个最喜欢看评论了√

没问题的话,祝您食用愉快wwwwww

 

 

 

     “唔......万恶的论文!当是作文啊这么容易写吗!”

 

       我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看着电脑里面断断续续才打出了几段字的文档,忍不住开始对着电脑在心底发起了牢骚。

 

     “可恶啊主修课老师还是个严格得要命的顽固老头子,讲课一点都不生动简直跟洗脑演讲一样,全程就没听过主修课一直都是睡觉混过去的啊!”

 

       看了看在桌子旁边堆积如山的书本,再看看身旁同学噼里啪啦打着字的侧影,想着老头子一脸让人不爽的表情,积累起来的牢骚就忍不住脱口而出了。

 

    “太万恶了为啥我高中毕业要选中文系还遇到这么糟糕的老头子来讲课啊!”

 

        我愤慨地说着,边说边“蹭”地站起来,重重地拍响了图书馆里长长的木桌。话音刚落,无数道责备的目光“刷”地一下朝我这边投来。

 

     “呃......对不起对不起,你们继续、继续......”我连忙陪上一个笑脸,悻悻地抱着电脑跑出了图书馆。

 

     “唉......太尴尬了刚刚。”我边走边摇头感慨道。“都怪那个老头子。对没错就是前面那个地中海!等等?”

 

        我怨念地发着牢骚的同时看了看前面不远处一个顶着一头地中海的背影,定睛一看的同时一句脏话脱口而出。

 

    “我去居然这都能遇到......算了赶紧跑回去吧。” 

 

       我悄悄地向后一转,如同脚底抹油一般快速跑回了自己租的出租屋里,匆忙拿过钥匙开了门。

 

     “诶?”我愣了愣。“我出门没锁门吗?糟了不会进贼了吧!”

  

       我快速地推开门冲进家门,厨房后面飘来的浓重白烟迅速引起了我的注意,也让我一瞬间搞懂了现在的状况。

 

       头顶不禁冒起了十字,我推开了厨房门,了然地看着眼前出现的人。蓝色的外套静静地披着,袖子的部分不停地上下摆动着,米黄色的裤子在烟雾下格外惹人注目。

 

        我一把冲向面前的人,手里抢过了他手上本来拿着的锅子,腾出的右手关掉了开到最大火的煤气炉和,侧身关掉阀门的同时扔掉了在锅子里糊成一团的不明物体。

 

       迎来屋外凉爽的风吹散厨房里面久久不散的烟雾之后,我转身看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眼前人晶黄的眸子带着满满的笑意看着我。

 

     “嗯哼哼,欢迎回家哦,公主殿下。”

   

     “不不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我无奈地看着他。“隼,你明明不会做饭还来瞎掺和个啥啊而且谁教你打开的煤气炉......”

 

        说好的魔法和科学不相容呢这不是开煤气炉开得挺溜的吗?

 

     “没有什么是难得椡魔王大人的哦。”隼漫不经心地说着,上扬的语气和骄傲的眼神仿佛错觉一般一闪而过。“而且我难得回来了,公主殿下却只顾着则被我嘛?真狠心呐。”

 

     “你那个自带闪光的得意表情是什么鬼!而且我最后一点食材都没了啊你让我晚上做啥!”我眯着半月眼无语地看着隼上扬的嘴角。“而且我还要赶论文的呀老铁!后天就要交了呀不在家写根本就写不完嘛。”

  

     “所以我才要做饭呀。”隼突然认真地盯着我,上扬的语气一瞬间被压到了最低,那双晶黄的眼眸下翻涌的波浪让我心底不禁产生了一丝恐惧感。

 

     “我知道你忙论文也没时间,我又因为偶像的工作很少待在你身边,我也不舍得让你受苦,兼顾学业的同时还要做这么多家务活,所以......”

 

       眼前的景象突然放大、倒退,最后通过镜片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白色,鼻尖充盈着熟悉的薄荷香味。

 

     “在你身边的时候,偶尔试着让我来照顾你看看,好吗?”

 

        我抿了抿嘴唇,本来垂下的双臂缓缓抬起,慢慢地环住了他的腰间。

  

     “不需要哦。因为,将来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照顾我吧。”

 

         我往隼的怀里缩了缩,环在腰间的手加大了力道。

 

     “所以,现在就这样,静静待着就好。”

  

         我闭上了双眼,贪婪地闻着鼻尖熟悉好闻的薄荷香。

 

     “隼,你已经照顾我很多很多了。所以,我不舍得再让你因为我而辛苦下去了。”

 

    “我会一直等着。等着在新家给你做饭的那一天,等着在新家看着你做饭慌张阻止的那一天。”

 

    “等着彼此实现梦想,正式成为你的太太的那一天。”

 

        心底里不断地默默想着,我就这样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窝在隼的怀里,任由窗外微风轻起,绿水长流。

 

END

 

 

 

 

 

 

后记

 

       感觉每次写完一篇短篇永远都有后记来唠唠嗑wwww一个在晚修突发奇想的脑洞√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做饭这个梗我还在想煤气炉算科技嘛因此还问了我奶奶www顺带问了问把菜做糊是什么场景,结果我奶奶也不知道一脸尴尬......→这里一个做菜没糊过的孩子表示很想看看那是个什么现状wwww

 

      隼在我心底里其实是一个表面嘻嘻哈哈其实内里什么都看得通透、非常理智又中情义的人,但是他那个神奇的表达方式真的槽点太多wwww

 

       每一个女主都有一个神奇的吐槽属性但是往往都有点生硬,感觉就像平时的自己一言不合就吐槽????????但是每次都没啥笑点我也是很尴尬系列←-←

 

       于是乎日常求评论√其实我算是一股清流喜欢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可能真的每次看各位妹子的评论总有一种温暖又开心的感觉,想着“原来有这么好的妹子看自己的拙笔好开心呀。”每次看回复脸上笑容老是止不住每次发文之前又总是忐忑不安。朋友老是调侃“你以后如果真成了个作家你以后每次一到截稿日不得忐忑死。”(老实说我那个朋友真的好像责编呀每次给她看自己写的东西老有一种责编审稿感hhhhhh)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