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愁悠】假面

食用说明:

1:自带虎卯注意(虽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

2:星谷出场略少+痴汉出没注意

3:生日贺文第二弹,至于是给谁的后记会提√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ww

前排召唤太太√答应好的愁悠系列 @命理牵机°

序言

        在人前的我,是单纯的歌舞剧演员。

        在人后的我,是多变的怪盗。

        唯独在你面前,我谁都不是,只是我自己。

01

      “跟上!那个可恶的盗贼在2楼出现了!”

        明亮的灯光拖长了人们匆忙略过的身影,空气中人们沉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人停下他们匆忙的脚步。

       “可恶!到底在哪!”带头的红发男人愤懑地捶了下身侧的墙壁。

       “很有可能和以前用的同一招数。不过算了吧卯川,当事人都没说什么呢。”人群中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探出头来,拍了拍男人上下起伏的肩膀。“而且你这小身板还行不行了,没女朋友就虚成这样......”

       “谁说我不行了!只是......”卯川倔强地抬头看着身后带着欠揍笑容的男人。“只是......他跑得快而已。下次一定会抓到他的!”

        卯川话音刚落,一抹白色的物体突然在拐角处映入了卯川的视线里,如同一缕薄纱忽然消失不见。

      “在那里!虎石你带人去包抄!”卯川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飘过的白色物体,向着身后的虎石扔下句话便向转弯处冲去。

       “喂!”虎石伸出的右手掏了个空,无奈地叹了口气缩回了手,看着卯川出现在拐角还一直大喊着“别跑!”的身影耸了耸肩。

       “那家伙还真是......嗯?”虎石顺势抬头看向天台的方向。皎洁的月光散发着微弱的亮光,撞进了某个同样洁白的物件下,微风清扬勾勒起的模糊轮廓让虎石下意识地愣住了。

       “那个是......糟了!”虎石握紧了拳头,用着最快速度跑向卯川最后出现的场所,脑海中不断涌出的是那个月光下逐渐清晰起来的物件。

        一模一样的白色披风。

        虎石用最快速度冲下楼梯的那一瞬,一团白色的烟雾瞬间让他的视线变成了一片空白,只能隐约感受到手腕被拉住的温度。

        逃出烟雾区之后,虎石和卯川对视了一眼,双方眼底的不甘和无奈清晰可见。

        而虎石又一次抬头看向了天台的方向,渐渐模糊的白色身影消失在天际,垂在两侧的拳头又一次握紧,却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惊呼了一声。

       “糟了,愁......还在上面!”

02

      “空闲,还有大家!”星谷悠太看着渐渐走向自己的熟人们,热情地跑去迎接。“能在百忙之中来看演出真的很谢谢你们。”

      “星谷君,哈、哈........你不要跑这么快啊。”那雪气喘吁吁的声音在星谷身后传来,手腕顺势搭在星谷身上。“那个,能来看演出真的非常感谢。”

       “哈?我们才没那个......唔!”卯川向着那雪的方向瞥了一眼,正打算向他诉苦却被身旁的虎石眼疾手快地堵住了嘴,弄得卯川只好发出短暂的声音以此抗议。

      “不用在意,他只是昨天没抓到人被领导批了一通心情不太好。”虎石对着星谷的方向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没事吧?我很能理解这种心情哦,要不我给卯川君带壶茶去?缓解紧张和烦闷最合适了。”那雪担忧地往卯川的方向看去。

      “不不不不用了,你还想杀了我嘛!”卯川露出惊恐的眼神摇了摇头大喊道。

      “演出,很精彩。比起以前有进步了,星谷。”一旁默不作声的空闲插了句,视线看向一直侧头微笑的星谷。

        星谷愣了愣,伸手挠了挠自己变得乱糟糟的头发,回过神来对着空闲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嗯,谢谢。”

        空闲愣住了,眼前人灿烂的笑容和昨晚自己跑上天台之后目睹的那个微笑的身影渐渐重叠。

        白色面具下,那个人看向自己的复杂目光,微微扬起的嘴角和在月光映照下模糊的轮廓,在空闲脑海中一点一点和眼前人微笑的身影对比起来,却又被自己否认了。

        学生时代朝夕相处的人,和参加工作之后打扰不断的怪盗,根本是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人。空闲在自己脑海中如此定义。

       “不过,那个怪盗sherry,总觉得很厉害呢。”星谷抬头看向天空感叹道。“每次新闻头条都是他,但是每次都没被抓到真的很厉害呢。”

       “哼,不过就是个只会耍花招跑得又比较快的盗贼罢了。自称怪盗真是笑死人了。”卯川挣脱开虎石一直捂住嘴巴的手,愤愤地抱怨了一句。

       “可是听说他每次都是在警察局犯案,为什么呢?”那雪歪了歪头,一旁的卯川似乎是被之前那雪的话刺激到了,拉着一旁的虎石往远处走去,“我就不信这次还抓不到了。空闲,走了!”

        空闲点了点头,又往星谷的方向看了一眼。“抱歉,我们先走了。”转身便走向了卯川和虎石刚刚远去的方向。

        星谷眼神复杂地看向空闲渐行渐远的背影,抿紧了双唇,本来挠着头的手无力地垂下,发出微微颤抖的声音。

      “空闲他,还是没有注意到我。”话音刚落,星谷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握紧成拳头状。“可是,要我放弃他的方法,我也没有啊......”

03

       “啊——一提到这个就好生气啊!”卯川怨念地用筷子插着眼前的米饭。“在底层排查过这么多人都没有抓对过,让我抓到他看我不把他扒层皮!”

        三人离开剧场之后找了一家就近的饭店,默默地坐在角落吃着午饭,打算吃完再回警局整理资料以便下次一举抓住怪盗sherry。但是吃到一半,空闲不咸不淡的话语小声地回荡在饭桌上。

       “其实,那个怪盗,会不会很可能本身就是一个演员?”

       “演员?别开玩笑了。”卯川摇了摇头。“有头有脸的人物做这种事,不怕被粉丝唾弃嘛?肯定只是某个小平民窟出身的不良对警察有愤恨才做出这一系列报复行为罢了。而且我们今天去看星谷的演出也没发现谁的外形很像那个盗贼啊。”

      “不,如果这么考虑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虎石敲了敲桌子。“说不定这就是他带面具的原因,为了避免被警察认出来而导致舆论发展什么的。至于身形,增高垫和一些小道具什么的足够了,更何况我们是针对性查访。”

      “盗贼不都围着个三角巾什么的嘛你这理由不成立啊,而且你想说......”卯川不咸不淡地呛了一句,突然被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吓了一大跳,空闲也放下了手里正捧着的茶杯若有所思。

      “演员......”空闲又一次把星谷和昨晚见到的身影重叠起来,心底突然冒出的想法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却又让他如同触碰到迷雾之后一抹微弱的亮光一样徘徊不定。

       “可是,普通怪盗不可能来警察局偷东西吧,而且每次偷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对吧,愁......?”

        虎石侧头看了眼低头凝视着茶杯的空闲,紫色眼眸之中荡漾着一丝难以置信和不解,还有其他虎石看不透的复杂情绪。

       “愁......?”虎石轻声说道,摇了摇身侧人的肩膀。虎石回过神来看向虎石担忧的目光,随即又一次低下头沉思。

       “我想,我可能知道是谁了。”

04

        三天后的夜晚,当空闲又一次追上天台的时候,那个白色的身影只是站定在天台的中央,一言不发地做着逃跑准备。

        右手正准备拉扯好安全带的一瞬,身侧一只修长的手瞬间抓紧了那只裹在白色外套下的细瘦手臂。

      “是你吧。”空闲的声音传来,一点一点敲击着眼前人不断鼓动的心脏。“......悠太。”

        那道白色的身影僵住了,轻叹了口气摘下了一直戴在脸上的白色面具。漂亮清澈的碧绿眼眸定定地看着空闲成满了认真神色的紫色眼眸。

      “我有想过会被你认出来,但是这一天还是来了。”星谷无奈地笑了笑,攥紧了手里刚刚翻出来的东西。

      “你怎么肯定是我而不是别人呢?”

      “很简单的一点点逻辑,虽然我也是刚刚想到的。”空闲平淡的声音响起,松开了抓着星谷的右手站定在他身前。

      “两年来,怪盗sherry一直都没被警察抓住过,甚至警察在众多职业的嫌疑人中排查都没有抓对过,只能说明这个人非常擅长伪装,甚至可以说是职业级别的。”

      “其次,怪盗两年以来一直都带着面具在半夜出没,其实有两点原因。”空闲向着星谷的方向凑近了一点。“第一,他的脸绝对不能被发现。”

        空闲抬手摸了摸星谷的脸,被星谷不着痕迹的后退躲过了。

      “第二,他要藏好自己的黑眼圈,避免被警察结合第一点发现自己的职业从而排查到自己身上。”

        星谷默默地侧过头,听着逐渐靠近自己的脚步声一点一点契合着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产生了想要推开空闲逃走的愿望。

        前脚刚准备踏出,空闲随即伸出手捏住了星谷侧过的脸颊,强行掰直了他的脸颊让那双碧绿眼眸看向自己。

      “而且很关键的是,这个人非常有趣。”空闲又一次向着星谷的脸凑近。“他偷走的,都是我的东西。”

      “而我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你和那雪是演员。剩下的,不用我再说了吧。”

        星谷看着眼前用平静的语气一点一点刺伤自己的人,手上本来紧紧攥着的东西无力地松开,皱巴巴的两张票静静地被星谷裹在手心,原本平静的声音瞬间变得颤抖起来。

      “你清楚我做这一切的目的嘛?”星谷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呼出,原本清澈的碧绿眼眸被泪水遮挡了视线。

      “那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

      “学生时代的温柔以待也好,工作之后的关心照顾也罢,都只是你内心性格的一部分罢了。可是,你在乎过我的心意嘛?”

      “在我难堪的时候的雪中送炭,在我迷茫无助的时候的贴心开导,在我接近成功的时候的真心祝愿。我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你。”

      “可是在你眼底永远只有工作,永远都没有我的存在,我无论在你面前如何装作不在意,如何装作开朗无忧,每一次我都会期待着特等席的某一个座位上,会出现你的身影。可是等到真的实现的时候,你依旧是为了工作,而不是因为这部剧有我出演。”

      “怪盗sherry,只是因为我对你的私心而创造的另一个自己,是为了让你注意到自己而创造的另一个假面罢了。因为我不想再去藏起这份心意,再去戴着活泼的'星谷悠太'这个假面去接近你。”

      “我拿走你的东西,只是为了将来有一天我被发现了,被拒绝了,我还能痴痴地念想着,还能回忆着和你的一点一滴。”

        星谷的肩膀不自觉地抖动得更加厉害,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落在胸前的白色外套上晕染开来。星谷用尽全力推开了站在自己身前的空闲朝他大喊着,全然放弃了自己平日在他面前开朗无忧的形象。

      “空闲愁,你就尽管笑话我吧!笑话一个不自量力的人的喜欢,笑话一个为你疯狂到这种地步的傻子!”

        星谷无力地攥着自己的衣角,不断传来的哽咽在喉咙里震动着,却在自己毫无察觉的下一刻被封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嘴里哽咽的声音被突如其来的嘴唇全数吸走。

      “唔.......”星谷愣住了,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推开抱紧自己的人大口喘着气。被推开的空闲倒是抹了抹嘴角,又一次伸出手臂抱紧了眼前大口喘气的人。

      “现在明白了吧。星谷悠太,你这个笨蛋。”

        空闲又一次抱紧了怀里大口喘着气肩膀却仍旧微微颤抖着的星谷,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

      “不用再去戴着假面了。星谷悠太也好,怪盗sherry也好,无论哪一个都是我喜欢的你。”

        空闲微微笑着,微微松开了怀里的人,直视着那双重新变得清澈、让他沉迷的碧绿眼眸。

      “还有,下次还敢说我不在意你这句话嘛?嗯?”

      “本来就是.......唔”星谷小声地抱怨道,又一次被空闲突如其来的袭击封住了全部的话语。

05

      “辛苦啦!”星谷向着一起出演的演员们互相打完招呼之后转身跑出后台,一眼就看到在马路旁站在熟悉的摩托旁等候自己的空闲。

        星谷挥了挥手,并肩走在了空闲身侧,又一次把话题引向了怪盗sherry。

      “你知道吗,我跟那雪说不用再去警察局的时候,他在电话那头惊讶地说了句'星谷君难道要偷别的东西嘛?你是真的打算当小偷嘛!'还被狠狠地骂了一顿,跟他解释清楚之后松了口气呢。”

        空闲微笑地看着身侧口若悬河的星谷,揉了揉他毛茸茸的棕发。“你是怎么说服那雪帮你的?还有衣服......”

      “嘿嘿,我就威胁他说你如果不帮我我就不吃你做的厚蛋烧了,他就帮我了。”星谷侧头对着空闲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至于衣服,优希和䌷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空闲无奈地笑了笑,想起昨天刚和虎石他们说起“以后再也不用去抓怪盗sherry了,他不会再犯案了。”的时候卯川一脸遗憾又生气的表情,不由得笑意更浓。

      “对了空闲,我后来仔细想了想,就算你知道凶手是我和那雪其中一个,你为什么不去猜是那雪呢?”星谷好奇地问道。“身高的话他可以伪装,而且我和他的体型差不多呀。”

        空闲并没有给出答案,仅仅只是注视着星谷那双眼睛。在阳光的映照下,那双眼睛如同盛满了温暖和煦的光芒,映出了眼眸底下微笑的自己。

      “眼神。”空闲轻轻地说出两个字,星谷皱了皱眉挠着头一脸不解,空闲却又一次加深了嘴角上扬的弧度。

        最重要的判断标准,其实只是你在假面下,那双盛满了复杂情绪却依旧注视着我的眼神啊。

END










后记

        于是乎生日第二弹就这样在一个愉快的周六下午完成了√第一次写怪盗梗各种叙事不正常我也是要疯。这是要弄死一个日常系的节奏←_←

        万幸的是,我以为会变成坑的一篇文终于被我产出来了,作为第一篇愁悠文+入小歌剧坑纪念的特殊意义的文就这样产生了!

        前面食用说明的时候有说过这是一篇贺文,其实祝贺的并不是其他人而是自己。

        没错,其实发文的今天是我17岁生日。可惜学校要晚修,成果要在一天辛苦结束之后才能看到。老实说还蛮期待的。

        幸好16岁的自己遇到了小歌剧,遇到了很多东西,才能让我冲淡很多悲伤的东西,冲淡了LL的不再活动对我的一点心塞(虽然现在还会哭√)。

        希望17岁的自己依旧无悔于己,依旧能够坚持梦想,也希望终有一天现在的文风也会变成黑历史吧(笑)。

        以上,初次见面,这里是17岁的新的小依,请多指教。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