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过指尖的音符

一个产药懒癌症的文手,一个刚入涉拓坑没多久的小寺痴汉,一个深深喜欢音也小天使和阿一快娶我的深度妄想症患者【不不不只是喜欢而已相信我!∑】一个希望和法音小天使并肩的像穗乃果一样笨蛋却没有她的元气的逗比,一个像阿雯一样喜欢看小说但是大半都很无脑最近才开始文青范max【并不】的进修中新人——来自于太多标签的渣文手迹光

【月歌乙女向】雨声(泪×你)

食用前说明√
1:女主私设有,未交往设定
2:生日贺文第一弹√也算做进月歌坑的第一弹√
3:自己也不知道为啥放这里就变成顶格了等我晚修结束上来修修√
以上,祝愿食用愉快√


01

        迷迷糊糊之间又一次合上双眼却又被自己强行撑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毫无章法的在耳畔回响,手中拿着的小说也在不知不觉间被自己放在腿上。

        又不小心想睡了......我自己心底清楚得很,每次一到下雨天总是忍不住想要沉沉睡去,但是每一次总会做那个梦。

        那个让人感觉不太舒服的梦。

        我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海中传来的阵阵倦意却像是随着手指的动作侵入得更深了点。我不禁皱了皱眉,却发现太阳穴上本来属于自己的温度突然被一阵冰凉代替,传来一股舒心的温度。

       “又头痛了嘛?”耳畔传来一声清朗的少年音,我不禁侧头看去,如同夏日绿茵的墨绿色头发和那双清澈的墨绿眼眸瞬间占据了全部的视线。

      “不是的,只是有点困罢了。”我摇了摇头,对着少年微微笑了笑。“泪要在这里练习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了。”

      “原来如此。那么,要留下来听曲子嘛?”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脱口而出的话语让准备起身离开的我一下子粘回了共用房间的沙发上。

      “诶?”我愣在原地看着泪走向钢琴旁坐下的身影。

       “听一点音乐的话,会睡得舒服很多,而且你刚刚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泪默默打开了琴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琴键试弹了几个音。“郁君每次听完曲子都很开心,我也想让你开心。”

        我刚刚到底是怎样一副表情啊.......不禁开始想象着自己当时的表情却发现自己完全想象不出来。

       “那么,拜托了,泪。”我对着坐在琴椅上的身影说道,缓缓闭上了双眼,任由窗外渐渐变大的雨声和不远处优美流畅的琴声萦绕在耳畔,带走我渐渐远去的意识。

02

       “爸爸......妈妈......”

        两侧的布料早已被折出无数的褶皱,但紧握着的那双手却没有丝毫想要放松力道的痕迹。自己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亮起红灯的大门。屡次想把在眼眶打转的眼泪憋回去,却还是没能阻止几行清泪的悄然滑落。

        这个场景已经重复了无数次,每一个雨天总有那么一个熟悉的梦,伴随着熟悉的雨声,如同针扎一般一针一针扎在心头。

      “他们......”会醒的,对吧。

      “会的......会的......”陪着我来的邻居阿姨默默地拍着我的背,哽咽的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八年来重复的台词,重复的动作,每一次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平静地抬起头,默默看着眼前亮着的红灯渐渐熄灭,看着眼前熟悉的白大褂随着风的摆动在我眼前晃动着。

        看着医生无声的摇头,心底如同针扎般的酸涩又一次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紧紧地哽住了我的喉咙。我沉默地站在手术室门前,任由无声的泪啪嗒掉落,打湿着地板上洁白的石砖。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每次在雨夜梦见父母逝世,明明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却还是禁不住落泪痛苦。

        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了。也许父母已经厌倦了这样苟且偷生的我了,才会在每一个雨夜这样折磨我。

        满满的负面情绪充盈着心底,不断地压垮着我最后的防线。窗外的雨声忽然像变了调子似得,阵阵清脆流畅的旋律穿破了窗外阴沉的天空,打破了四周包围着我的风景,牵引着我一点一点往前走着。

      “这是......泪的琴声。”

        我最喜欢的琴声。至于原因,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因为喜欢琴声中这份专属于少年的宁静,亦或者少年这个人。

        也许我,早已离不开这阵琴声了。

03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雨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坐在琴椅上的少年也放下了一直摸着琴键的手,站起身向我走来。

       “开心一点了嘛?”泪直直地盯着我的脸,修长的手指抚上了我的脸颊。“怎么哭了?我弹得不好听嘛?”

        我下意识地拿出手机看了看,清晰可见的泪痕杂乱地划过脸颊,红肿的双眼让我难以置信。

      “泪弹得很好听,只是我......想起了不想想起的东西。”我垂下眼眸,努力赶走着驻扎在脑海中的记忆。

        想到自己刚刚在梦里的一切,一个让自己难以置信的念头突然冒出来了。

        如果自己和父母一样死了,泪怎么办。

        他会很伤心的去找郁,再也没有这么优美的琴声,也没有那样温柔的泪了吧。

        他会不会不再微笑,会不会只是抱着大和发呆,会不会变回之前那个阴郁难以靠近的泪呢......

        我被自己这些突然的胡思乱想吓了一大跳,细细理清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人了。

      “抱歉。”泪垂下了头盯着地板,两手不停绕着身上的布料。“我的曲子让你想起了不好的东西......”

        回过神来的时候,鼻腔涌入的是每次走在身侧时熟悉的味道,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泪水渐渐地在泪的衬衣上晕染开来。

      “不要......不要......离开什么的......”

        身前被自己紧抱着的身躯似乎颤了颤,后背被一双冰凉的手慢慢轻抚着,渐渐地让自己和衬衣贴得更近了些。

       “不会的。我会好好的陪着你的。对了......”

        听着耳畔传来的急促心跳声,我的脸颊后知后觉地烧了起来,泪一如既往清朗的声音透过耳畔阵阵心跳声传来。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生日快乐。所以请不要哭了。”

        诶?我彻底地愣住了,稍微用力地挣脱开泪的怀抱,掏出手机看了眼日期。手机上大大的时间和小小的日期如同浪潮一般撞击着我。

        生日......是多久没有出现过的词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了吧。

       “你想要什么呢?什么都可以哦,把大和送给你也可以的,因为你开心的话.......”

        看着眼前着急得差点就要跑去把大和抓来的着急模样,我禁不住笑了笑。

      “不用哦,我想要的只有泪可以满足我。”

        我努力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撑起身子站在了泪的面前,轻轻地牵起了他修长的手指。

      “我想要一个叫做水无月泪的男朋友,不知道这个小愿望可以实现吗?”

04

        现在想想,好像终于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依旧能在雨天睡得安稳,没有再被那个扰人的噩梦惊得哭醒甚至稍微喜欢上了雨天。

        因为泪如同雨声一般轻柔的音乐,一点一点淡化着我对雨天的厌恶。

        因为泪清朗如雨声的声音,占领着我最重要的领土,攻城略地般地侵略着我的心,宛如初春湿润温和的雨,浸润着心底早已干涸的土地。

END





















后记

        真。写到半路都不知道什么鬼系列。
    
        进月歌坑其实也是动画入坑,当时其实对于全员没有哪个特别偏好的设定。然而自从翻看歌王子的live的时候无意之间听了灰姑娘组的歌,瞬间开始在意起了翔太和maenu(你别说maenu和他家那位最近相当长一段时间几乎每部我补的番都出现了我的妈Σ(っ °Д °;)っ)

        回头再看二周目+舞台剧的时候,被年中和郁泪圈了一脸糖,从此深入坑一去不回头orz

        第一弹之所以是泪,是因为稍微想挑战一下泪这种设定,而且同为六月出生的孩子想着把这篇给自己的生贺当做迟来的生贺系列√

        比较擅长的其实还是葵/春/夜这种类型的√也是再一次练习第一人称√刚好广州这边更文这天预报说台风登陆,中午下了好大一场雨,第二天晚上也下了场雨,于是就有了这个奇迹一样的脑洞√

        没啥好说的了,只是跪求各位泪的女票轻喷就好www



评论(2)

热度(30)